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【登录】 【免费注册】

所有分类

品牌专卖全部品牌

资讯中心
用户评论
© 2005-2018 第一次知道大白菜叫菘时还是有些意外。查阅词典后方知在本草纲目中,李时珍曰菘性凌冬晚凋,四时常见有松之操故曰菘。今俗谓之白菜其色青白也。没想到白菜还有这么典雅的称呼。菘字高雅有种古典的唯美怎的也和大白菜是两个世界竟会有交集。看来这世间万物总有一些枝枝蔓蔓的关联。大白菜是北方冬天里最寻常的菜了在餐桌上,不厌其烦的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。寒冷凛冽的冬日似乎只有大白菜在菜地里的生命最顽强。一颗颗的大白菜紧紧的抱成团,在寒霜的肆虐中挺立着,像极了坚强的卫士。农人把它们小心翼翼地砍下装车,拉到集市上出售。冬日的集市上满眼都是翠生生的大白菜。觉得一个冬天要常吃这一种菜,懊恼极了,困于冬日食物的匮乏甚而会厌倦它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